挤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挤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揭秘雍正帝之死难道是金头下葬

发布时间:2021-02-24 11:49:25 阅读: 来源:挤塑厂家

揭秘雍正帝之死:难道是“金头下葬”

雍正的即位是个谜,他的死亡也是个谜。在去世前几天,他还能够正常起居,几天后却魂归西天。他的死是如此突然,以致民间产生了多种说法,有人说他是被刺杀而死,也有人说他是被太监宫女合谋勒死。孰是孰非,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考证。

雍正猝死

雍正十三年(1735)八月二十三日凌晨,雍正暴死于圆明园离宫,敬谥为“敬天昌运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宽仁信毅睿圣大孝至诚宪皇帝”,庙号世宗。关于他的死,《雍正朝起居注册》记载得非常简要,在他死前几天,雍正的办公行事还十分正常,十八日与办理少数民族事务的大臣议事,二十日召见宁古塔的几位地方官员。

“八月二十一日,上不豫,仍办事如常。二十二日,上不豫。子宝亲王、和亲王朝夕伺侧。戌时(晚上7点至9点),上疾大渐,召诸王、内大臣及大学士至寝宫,授受遗诏。二十三日子时(晚上11点至翌日凌晨1点),龙驭上宾。大学士宣读朱笔谕旨,着宝亲王继位。”

网络配图

雍正的死非常仓促,《起居注册》的记载似乎也有故弄玄虚之嫌,雍正多半死于二十二日晚,诸王大臣被紧急召入宫时,雍正有可能已经暴亡。被召入宫的大臣之一张廷玉在自己修订的《年谱》中记录了当夜的情况。张廷玉是雍正的心腹,每日都进宫觐见,从八月二十日起,雍正已经出现了身体不适的情况,但还能照常办公。二十二日晚,张廷玉刚刚就寝,就被紧急宣诏至圆明园,“始知上疾大渐,惊骇欲绝”。张廷玉每天都进宫面圣,二十二日当天也不例外,晚上突被召入宫,才知道雍正已处于弥留之际,雍正的病情非常突然,可能白天还没有征兆,所以张廷玉才会惊骇不已。

《年谱》记载的密旨不知所踪一事,也透露出了当晚的详情。雍正有鉴于康熙末年皇子争位之事,订立了秘密立储制度,一道密旨藏于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额背后,另一道朱笔密旨则随身携带,以备勘对之用。张廷玉记载道,当雍正去世后,诸王大臣们让总管太监请出密旨,而总管太监却说雍正未曾提及,他们不知密旨所在何处。还是张廷玉描述密旨的外观“外用黄纸固封,背后写一‘封’字者即是此旨”,总管太监才找寻取出。

如果张廷玉等人入宫时,雍正尚能开口嘱托,定会指示密旨下落之处,不可能导致临时仓皇,可想而知诸臣觐见时,雍正已经撒手归天,至少已陷入昏迷,无法开口。

雍正暴卒,官书记载甚简,不记载其死因,再加上他的为人处事多有争论,所以自然而然引起人们的猜疑,于是便产生了种种说法。

一种说法认为雍正是被吕留良的孙女吕四娘刺死的。吕留良案是雍正年间最有影响的文字狱,吕留良及其子吕葆中被开棺戮尸,另一子吕毅中被斩首,其家族男女皆被流放宁古塔。有人说清兵前来缉拿时,吕四娘侥幸逃脱,拜拳师虬髯公为师,习得高强武艺,潜入宫中杀死了雍正,还将他的头割了下来。安葬雍正时,为了不让尸首不全,乾隆便让工匠铸造了颗金头代替雍正的脑袋。也有人说,吕四娘被充入宫中为宫女,雍正看上了她,她趁侍寝的机会行刺仇人。

吕四娘行刺一说被渲染得有声有色,似乎煞有其事,然而这一说法是不可信的。吕四娘不可能在缉捕中逃脱,也不可能充入宫当宫女,更不可能行刺雍正。吕氏一门有人走脱的谣言早在当时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甚至传进宫内。雍正八年(1730),雍正特地询问负责该案的浙江总督李卫。李卫回禀皇帝绝无此事,说吕氏一门无论男女老少皆已拘捕,连吕留良父子的坟墓也派人监视,不可能有人漏网。李卫是雍正的心腹,断不敢敷衍皇帝。

网络配图

吕四娘也不可能入宫当宫女,按清例,宫女是从内务府包衣佐领以下人员的女儿中选取的,与选秀女一样,名字身世都要登记在册。当时罪犯眷属,尤其是15岁以下的女子,确实有可能被收入宫中为奴,但是吕留良的子孙后代却是被流放至宁古塔,且遭到严格监管,不可能为祖上报仇。而且圆明园虽是离宫,但因雍正多在此居住,因此戒备森严不下于大内。很难想象一个女子能够飞檐走壁,潜入寝宫不露声色杀死皇帝。

另有一种说法,说不堪折磨屈辱的宫女和太监在雍正熟睡的时候,将他勒死。这也是子虚乌有的,历史上的确有一位世宗被宫女太监缢而未死,然而这位世宗是明世宗,因为两个皇帝都庙号“世宗”,民间不明事者便很容易张冠李戴,将明世宗的事情移到清世宗身上。

此外还有一种更为离奇的说法,宣称《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有个恋人叫竺香玉,是林黛玉的原型。竺香玉后来被雍正抢入宫中,立为皇后。曹雪芹为了见到恋人便混入宫中。竺香玉虽然贵为皇后,但对雍正没有丝毫爱意。后来两人合谋将雍正毒死。

这些说法不过是野史逸文,不足为信。那么有没有可能雍正是正常死亡?有学者认为雍正上了年纪后身体发胖,又缺乏运动,因高血压导致突然中风而死,但目前尚无文献资料证明这一说法。

丹药中毒说

从种种迹象来看,雍正的死确实有蹊跷。八月二十五日,刚刚即位的乾隆于宫中下了一道谕旨,告诫宫女、太监们不得乱传外间闲话,以免“皇太后闻之心烦”,如有妄谈者,必重重处罚。雍正才去世,是什么“外间闲话”会让皇太后心烦意乱呢?这不由让人将之与雍正之死联系起来。

近年来,通过对清宫档案的梳理考据,史学界逐渐认同雍正丹药中毒而死的说法。就在乾隆下旨禁止宫人议论传闻的同日,他还下了另一道旨,驱除雍正生前在宫内蓄养的炼丹道士,说雍正“万岁馀暇,闻外间有炉火修炼之说。圣心深知其非,聊欲试观其术,以为游戏休闲之具”,虽然将炼丹道士置于宫中,但不过视之为“俳优人等耳,未曾听其一言,未曾用其一药”。他还警告这些道士说“捏称在大行皇帝御前一言一字,……一经访闻,定严行拿究,立即正法,绝不宽贷”。

乾隆的声明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如果雍正没有服过丹药,何必强调“未曾用其一药”?如果仅将这些道士视为俳优,又何必如此急匆匆地驱逐他们?乾隆连这一点容人雅量都没有?道士在雍正面前说了什么,雍正又应了什么以致乾隆要让他们禁口?除了避免这些道士倚仗雍正的威名作威作福,难道不是害怕从道士们的口中流露出一些会令雍正声名受损的言论?

从史书记载来看,雍正非但没有像乾隆所说的那般s将僧道异能之士视为俳优,反而对占卜、炼丹颇感兴趣。他曾写过不少歌颂神仙、丹药的诗,仅举一首名为《烧丹》的诗如下:

铅砂和药物,松柏绕云坛。

炉运阴阳火,攻兼内外丹。

光芒冲斗耀,灵异卫龙蟠,

自觉仙胎熟,天符降紫鸾。

网络配图

这首诗说的就是炼丹时的情景,可见雍正对道家的炼丹之术所知匪浅,而且对不老升仙甚为向往。他的门人戴铎出外办事时,曾偶遇一个颇有神通的道人。雍正不无羡慕地说戴铎“好造化”。

登基后,虽要务繁忙,但雍正对丹药仍有浓厚的兴趣。他极力推崇金丹派南宗祖师张伯瑞,将其封为“大慈圆通禅仙紫阳仙人”,其重要原因就是他发明了“金丹之要”。

康熙帝对丹药也很有兴趣,但他为人谨慎,炼丹成功之后先让道士们试服,自己很少服用,而雍正则是对丹药来者不拒。他本人长期服用一种叫做“既济丹”的丹药,不仅自己服用,还赏赐给鄂尔泰、田文镜等心腹重臣。他曾劝说田文镜服用既济丹,声称此丹非同一般丹药,有特殊效果,让田文镜“放胆服之,莫稍怀疑,乃有益无损良药也。朕知之最确”。他对此“知之最确”,说明他服此丹已久,对丹药的药性有了深入的了解。

从雍正七年(1729)冬天开始,雍正便觉得身体不适,次年三月病情加重,忽寒忽热,胃口不调,夜间难以入睡,此症状持续了两个月,五月初有所好转,但随即加重,甚至一度病危,召诸王大臣入宫面授遗诏。幸而转险为安,逐渐好转。

这场大病前后,雍正给河东总督田文镜、浙江总督李卫、云南总督鄂尔泰、山西巡抚觉罗石麟、川陕总督查郎阿、福建巡抚赵国麟等人下了密旨,命令他们寻访名医和精于修炼的术士。这些密旨都是雍正亲自用朱笔书写的,可见他对此十分重视。

雍正八年(1730)二月,四川巡抚宪德向雍正上了一道奏折,说听闻成都府有一个被称为“龚仙人”的龚伦,有养生之道,精通岐黄之术,86岁时他的小妾还生了一子,90岁了仍然强健如壮年。雍正闻言大喜,召龚仙人入宫。谁知宪德勘查后,才知道这位龚仙人已于雍正六年(1728)去世了。

雍正大为惋惜,然而依旧不甘心,便让宪德询问龚伦之子,看他们其中是否有人领会其父的养生之道。龚伦之子可能未曾领会其父秘传,也可能是怕出差错,惹来杀身之祸,纷纷称否。宪德深惧皇帝责怪自己办事不力,又急匆匆地推荐了一个道士王神仙。哪知这位王神仙是欺世盗名之徒,被雍正斥责了一番。

浙江总督李卫的行动也很迅速,接到雍正命令寻访道士密旨的次日,他便上奏折将一位有神仙之称的道士贾文儒推荐进京。贾文儒即贾士芳,原是北京白云观的道士。雍正七年(1729),雍正召见过他,却不甚满意,略加赏赐便打发走了。贾士芳后来离开京城,浪迹河南,很有一些名气。

得奏后,雍正立即命令负责总管河南、山东政务的河东总督田文镜派人将其护送上京。贾士芳于雍正八年(1730)七月抵达京城,入宫为皇帝治病,颇见疗效。雍正很高兴,赞扬推荐贾士芳入京的李卫:“朕安,已全愈矣。朕躬之安,皆得卿所荐贾文儒之力所致。”

贾士芳深受雍正恩宠,身价顿时百倍。然而君恩难测,仅仅一个多月时间,他便被下狱处斩。贾士芳究竟哪里得罪了雍正?《实录》记载道,贾士芳见识短浅,“言语支离,启人疑惑”,雍正令他治病,他“口诵经咒,并用以手按摩之术,……语言妄诞,竟有‘天地听我主持,鬼神听我驱使’等语。朕降旨切责,伊初闻之,亦觉惶惧,继而故智复萌,狂肆百出,公然以妖妄之技,欲施于朕前。……今则敢肆其无君无父之心,国法具在,难以姑容”。

其中有若干怪异之处,既然贾士芳言语颠倒,令人疑惑,那么雍正为何还让他为自己治病?贾士芳治病时念的经咒“天地听我主持,鬼神听我驱使”不过是道士施术时常用之言,雍正为何对此大怒?既然雍正已经降旨责备贾士芳,贾士芳为何还敢故技重施,甚至更加狂肆?以上种种,都难以解答。

网络配图

宫中留存的档案解开了此事的部分缘由。在一份没有公开刊出的上谕中,雍正说明了贾士芳获罪的原因,贾士芳治疗有术,然而“一月以来,朕躬虽已大愈,然起居寝食之间,伊(指贾士芳)欲令安则安,伊欲令不安则果觉不适”。自身安康全由一个道士操控,这令猜疑的雍正如何不恼怒?贾士芳便白白为他的猜疑之心送掉了性命。  长生不得反送命

值得注意的是,贾士芳一案发生后,雍正极力为李卫开脱,要求百官不得以此弹劾李卫。这便等于给已经举荐或将要举荐道士的大臣们吃了定心丸,也为他丹药中毒而死埋下伏笔。

贾士芳虽死,宫中的道士仍是往来不绝。据清宫档案记载,此后雍正频频参加道教活动,还在御花园中修建房屋安置道士娄近垣、张太虚、王定乾等人。娄近垣的道术是设坛祈祷,后于雍正十二年(1734)获赏返回龙虎山。张太虚、王定乾擅长炼丹,正是他们之辈送掉了雍正的性命。

从雍正八年(1730)冬起,雍正悄悄地令张太虚等人在圆明园中开炉炼丹。雍正不如其父康熙帝谨慎,也性急迷信得多,对道士炼成的丹药来者不拒,还几次赏赐给臣下。

据清宫《活计档》记载,从雍正八年到十三年这5年间,雍正先后157次下旨向圆明园运送炼丹所需物品,其中有煤炭234吨,此外还有大量矿银、红铜、黑铅、硫磺等矿物质。就在雍正死前的半个月,有200斤黑铅运入圆明园。黑铅是一种有毒金属,过量服食可致人死地。据学者推测,这200斤黑铅有可能与雍正之死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炼丹所用的铅砂、硫磺、水银等矿物都含有毒素,对人体的危害很大。雍正常年服用丹药,毒性在体内慢慢累积,再服下由黑铅等有毒物质制成的丹药,终于导致毒发身亡。

雍正因服丹药而死,对皇室而言是一件丑闻。乾隆登位后,对炼丹道士恨之入骨,但为了维护皇父的名誉,仅将他们逐出宫了事,并在史册中对此加以掩饰,以致雍正之死成了一桩谜案。

长垣产品设计

昭通工业设计

深圳工业设计

上饶工业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