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挤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湖北五毒俱全张二江玩弄107个女人含17名女干部《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2 00:34:50 阅读: 来源:挤塑厂家

有“五毒书记”之称的原湖北省天门市市委书记张二江因受贿、贪污被判18年,于2005年减刑一年,2006年获得重大立功奖励,2007年6月再次减刑两年六个月。监狱方称,张二江先后撰写和出版了四本书。(6月9日《楚天都市报》)

"五毒书记"张二江狱中著书获减刑 曾与107女人有染

被评为省服刑改造积极分子

数年间平步青云 "五毒书记"和他的官场逻辑

媒体报道

(一)

每月玩弄1名女性 湖北天门五毒市委书记堕落之路

日前,经湖北省纪委常委会研究并报省委批准,给予湖北省天门市委书记张二江开除党籍处分,收缴其非法所得,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经核实,他在丹江口市和天门市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人民币82万余元、美金4300元;非法占有公款22万余元、便携式电脑1台,价值2万余元;违反规定收受红包、礼金人民币10万余元、日元1万元;违反社会主义道德,嫖娼、淫乱、包养情妇、观看淫秽书籍、光碟;违规设立专用资金账户和小金库;支持庇护赌博活动,严重违反了党的纪律。记录张二江违纪违法事实的案卷达82卷,足有两米多高。据介绍,张二江案是近几年来湖北省查处的厅级领导干部中违纪问题种类最多、影响最恶劣的大要案件。

把权力当商品,肆无忌惮地进行权钱交易

张二江出生在山东寿光一个并不富裕的乡村,幼小时常常缺衣少食,长大后当过兵、做过邮递员。1988年,当时在省政府某部门任副处长的他,主动申请到武当山脚下的丹江口市工作,组织上任命他为市委副书记、市长兼武当山风景管理局局长。

1996年6月,某公司董事长F经人介绍认识了张二江。F通过张承接到丹江口武当山索道工程项目,并与武当山风景管理局合资成立由该公司控股的一家公司,F任董事长。同年底,这家公司在索道工程建设中缺少资金,找建行十堰市分行贷款,并由武当山镇用武当山门票收入作担保。因银行担心门票收入担保不能保证所贷资金安全,要求公司重新寻找担保单位,F便请张二江帮忙。张给丹江口市某局局长打招呼,由其担保从建行丹江口市支行贷款1720万元。

张二江可谓是个细心的贪官。他懂得用权力换来的钱并不“安全”,凡是受贿数额较大的钱他都要考虑退路。

1995年至2000年,天门市某镇私营业主D非法从事棉花经营。2000年春节前夕,为获取棉花经营许可证,D带着烟酒等礼品到张二江家换回了“可试行”的批示。5月底的一天晚上,又用黑色塑料袋装着5万元现金到张二江家,当着张的面放进写字台抽屉里,以示感谢。6月10日,根据张二江的批示,市政府召集有关单位负责人会议,专题研究棉花购销问题,同意D作为当年全市独家试点单位参与棉花购销经营。此后,D再次带着5万元到张家,表示“感谢你对我公司的支持”,张二江欣然收下。9月的一天,张二江到武汉出差,打电话找到“知心”朋友C说,最近有个民营企业家给我送了一笔钱,你干过公安又搞过监察,怎么处理才安全?C指点迷津:钱放在我这里保管,由我向送钱人写张借条,你转交给送钱人。张说,行,钱你先拿去经营,赚了咱们分利,出了事就算是你借的。11月中旬的一天,张二江交给C现金10万元,由C写了一张借条,张二江将借条交给了D,自以为天衣无缝。谁知,恰恰是这掩盖得“天衣无缝”的10万元贿赂,被省纪委的办案人员逮住了狐狸尾巴,从而撕开了这一大要案的切入口,进而查出了他在丹江口和天门任职期间收受贿赂人民币82万余元、美金4300元的违法违纪事实。

把官场当商场,对花钱买官者有求必应

1995年初,丹江口市财政局农税局长吴建营(另案处理)到张二江家,请求张将其升任市财政局副局长,送给张现金8000元。1996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吴到张家再次向张提出任职请求,送给张现金1万元。同年夏,张又叫吴为其买一台冰箱,吴连忙购买了一台冰柜送上。同年6月,吴得知张要出国考察,送给张600美元。同年底,张二江乘太平洋保险公司十堰办事处在丹江口市设立代理处之机,提出该代理处经理由吴建营担任。1997年春节,吴又送给张现金1万元,并旋即走马上任。1998年6月21日,吴又送张现金1万元,吴很快便被任命为市财政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国资局局长。

1998年1月和3月,时任丹江口市卫生学校校长的王定武(因受贿被开除党籍、行政撤职)两次到张二江家,向张提出调动工作的请求,送给张现金2000元和1000元。之后,张拍板由王接任卫生局局长。1998年11月,王从卫生局拿现金2000元到张家。王送给张的7000元,其中5000元用虚开发票分别在市卫校和卫生局财务冲销。

1995年1月,丹江口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周长富(因受贿问题被判刑5年,开除党籍、行政撤职),送给张800元,提出到市直部门去工作。同年4月,周如愿以偿。为表酬谢,周又送给张1000元。1998年初,周要求调到市教委工作,并送给张现金2000元。同年4月,周被任命为市教委书记、主任。1999年初,周将2000元现金送到张家。周送张的5800元,其中4000元用虚开发票在财务冲销。

张二江除了爱钱财,就是爱女人,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放纵不良性意识”。

据张交待,从1989年至2001年7月的12年间,平均每个月都有1名女性被他玩弄。发生关系的女性当中,有党政机关干部、企事业单位职工,还有保姆等,仅“三陪女”就有数十人;为他“拉皮条”的,有个体老板、商人、朋友,还有秘书、司机、亲属;淫乱的地点有宾馆、住宅,还有办公室;淫乱行为遍及丹江口、天门、武汉、襄樊、嘉鱼、仙桃、十堰乃至北京、广州、东莞、南阳、三亚、温州、福建等地。

“五毒书记”张二江任职期间,与100多个女人有不正当性关系,包括党政机关干部15名。一些靠色权交易赢得张二江欢心的女干部中,7人得到提拔,两人的丈夫得到升迁,“张二江现象”被当地群众讥讽为“一夜春梦,终生受益”。但是在此次公审“五毒书记”的过程中,因立法空白张二江案最为引人关注的“性贿赂”问题却没有被提起公诉。

张二江如此放纵,是有所谓“理论”作先导的。在他的藏书中,有《性知识手册》、《性修炼》等,还有《肉蒲团》、《新金瓶梅》等淫书和淫秽光碟。就是在出国考察中,也禁不住要收看一些西方国家电视性频道。案发后,经有关部门鉴定,张的“收藏品”中有淫秽书籍22本、光碟12盘。

2001年4月的一天晚饭后,个体老板H按张提出的标准,找到卖淫女Z,提前付钱后将Z带到张家。时隔不久,Z偶然在电视中见到张二江在做大会报告,觉得很面熟,不禁愕然:“这不是跟我做‘点’的那个人吗,这么大人物也干这事!”

张二江几乎不可一夜空床,经常指使自己的表侄及身边工作人员充当“皮条客”。1996年至1997年,张指使表侄苏某先后将20余名女性带到家中供其玩弄。1998年12月底,张调到天门后,苏某因到天门时间不长,一时未能找到合适的小姐,张骂他是“近视眼”。张将在丹江口玩弄过的几位小姐的BP机号码抄给苏某,让苏叫她们到天门来玩。苏隔三岔五地召这些女孩子来天门,到张家供张嫖宿,并为张代付嫖资。到外地出差时,张二江经常吩咐身边的工作人员“到街上转转,有好的就带回来”。2000年9月,张二江带队到东莞招商引资时,甘某按照张的要求先后找了3名卖淫女带到张住的房间嫖宿;2001年1月,张二江带队到北京召开天门同乡会时,指使甘某找来一卖淫女供张嫖宿……

张二江虽有以权谋色的优势,但两厢情愿者甚少。为此他一方面向他喜欢的女性宣扬西方的性开放,动员她们“只要两情相悦,不妨相好,结成性伙伴”,一方面以金钱、小礼品为诱饵,以小恩小惠相哄。每次玩弄女孩后,他或是拿出300、500现金相送,或以戒指,项链相赠。张二江到澳大利亚考察时,一次买澳宝钻20多枚,全部送给了来他家被其玩弄的女孩。张供认,仅这类开支就有10多万元。张还多次同时与2名女性,甚至两姊妹发生性关系,左拥右抱,毫无廉耻。只要他看中了的女性,就逃不脱他的魔掌。

“双规”时竟称自己“问心无愧”

张二江的经济、作风问题早在几年前就有举报,省委、省纪委领导对其存在的问题多次进行过严厉批评,给他改过自警的机会。但他不知珍惜,每次都把自己打扮成“一贯正确”、“问心无愧”,极力掩饰自己的错误。直到被省纪委“双规”的前几天,他仍然在人前拍胸保证:“我有什么问题呢?我敢拿党票担保!”有关领导指出他收受礼金是违纪行为,他振振有词:“当书记的谁不提拔几个干部?被提拔的干部谁不送点礼?”有人劝他生活上要持身严谨,他却满不在乎:“与几个女的相好,在一起玩玩不算违法。”就是如此“这也不算什么”,那也“问心无愧”,使他在堕落之路上一步一步走向了政治生命的绝境。(本报特约记者李丛发)

自命为“荆楚一帅才”的张二江,可能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会以“五毒书记”的外号扬名天下。2002年1月29日,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在省委召开的典型案例通报电视电话会议上痛斥张“吹、卖(官)、嫖、赌、贪”五毒俱全,从此“五毒书记”之称不胫而走,成了2002年反腐的标志性词汇之一。

2月底,湖北省检察院对张二江案侦查终结并移送起诉。张被指控的罪名主要包括:1995年至2001年,张二江在担任丹江口市市长、市委书记和天门市市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39次,共计人民币77万余元,美元4300元,先后14次支取公款10.8万元用于个人开支和送给亲戚朋友。

这些数字,与时下某些贪官动辄数百万上千万的犯罪数额相比,并不足以引人注目。所以,在张的“五毒”中,“贪”被排在最后一位。排在第一位的是“吹”,知情人一眼就能看出,“吹”主要指的是1998年前后发生在丹江口市的“统计浮夸风”,其时张二江正担任丹江口市市委书记。而“五毒”中传播最广的是“嫖”,张在接受纪委审查时供认,他从担任丹江口市市长开始,10余年间利用职权玩弄女性超过百人,其中有想升职的下属机关干部,有希望办“农转非”的宾馆服务员,也有从街上带回的“三陪女”,其中细节令人发指。

让人感兴趣的是,如此一个“五毒俱全”的人物,十几年间是如何在官场上平步青云,由代市长而市长,由市长而市委书记的呢?

“很讨上面喜欢”,是许多人对张二江的评价。一位知情人士说,以前有上级领导下去检查工作时,张二江往往亲自下厨,交待师傅谁的口味重谁的口味轻。

知情人说,在一次私下场合,有人“刁难”张二江一个问题:假如你看到有人饿倒在地,而与你同行的一位上级叫你不要管此事,你还救不救此人?应该说,问题从道义合理的角度给出答案并不难,但张二江略加思忖后说:“这要看具体情况,如果我反对上级,连为老百姓做事的机会都没有了,我不会做这件事。”

显然,张二江这样的官场哲学,身体力行者绝非张二江一人。《下级学》中说,作者曾对丹江口市经委、人事局、财办、政府政研室及两个乡镇的在职各类干部职工进行过一项问卷调查,内容是假设以下5项之和为100%,你认为,事业成功的因素各占百分之几?结果统计平均值为:智慧24%,专门技术15%,经验15%,其他人际关系13%,“得分”最多的是上级关系,达33%。不少曾为张二江下属的干部也有机会在张二江身上实践他的“下级学”,张二江要钱,就给他送钱;张二江好色,就给他送女人甚至自己投怀送抱;张二江喜欢书法,丹江口市面上的书画装裱店生意就格外好。

事发:偶然和必然

1999年初,张二江从丹江口调任天门市市委书记,在他尚未赴职时,反映他贪财好色的举报信就如雪片般寄往天门各单位。其中寄给天门宾馆的一封信说:“你们天门来了一个大流氓,请看管好你们的服务员。”市里为了“维护新书记的形象”,紧急下令收缴这些信件,不料越收越多,最后只能“从源头治理”,到邮局截流这些信件。

湖北省纪委一位干部介绍,张二江在下面做官十多年,丹江口与天门都有不少举报,仅省纪委调查他就有五次,有一次吓得他躲到武当山“养病”,但结果都“查无实据”。

是不是这一次次不了了之助长了张二江的胆量不得而知,但据知情人说,他在私下场合多次对“告状”表示了不屑。另一方面,张二江总是显得信心十足,甚至是自负。有人亲眼见到他在公开场合顶撞他的直接上级十堰市的领导,这在官场是不多见的。一般认为,张二江的这种底气,来自他在省城广泛而且过硬的人际关系。知情人士称,张二江有性情的一面,尽管著有“下级学”,但在实践中,却未必是最精通此哲学的人。张二江缺乏韬光养晦的低调作风,这给他的仕途埋下了隐患。

2001年7月11日,张二江在接到省纪委“汇报工作”的电话通知后,预感事情不妙,当即伏案疾书,分别给当时两位主要的省领导写信,写完后嘱咐一位亲戚:如果他在两天内未回天门,就将这两封信急速发出。信中写道:“办案人员急于立功,限制人身自由,靠威逼、恐吓搞口供”,“我身患重病,如耽误治疗,一命呜呼,将使楚中失一良将,阴间多一冤魂……”

但是,这次,这两封信并没能帮他化解风险。省领导如期收到了信,但将它们批转到了省纪委。

据省纪委办案人员介绍,在审查张二江的过程中,张起初十分“狂妄”,自称“荆楚一帅才”,处理他将是“湖北经济的重大损失”,“不让我回去天门160万人民怎么办”云云。

直接导致张二江被查处的可以说是一件极其偶然的事件。2000年春节前后,天门市一位从事棉花生意的业主为了获得棉花经营许可证,先后送了张二江10万元。9月,张二江到武汉出差,打电话找到一个关系亲近的朋友,问他:最近有个民营企业家朋友送了一笔钱,你干过公安又搞过监察,怎么处理才安全?这位朋友指点迷津:钱放在我这里保管,由我向送钱人写张借条,你转交给送钱人。张说:行,钱你先拿去经营,赚了钱咱俩分利,出了事就算你借的。2001年6月,天门市原常务副市长傅文尧因经济问题被省纪委“双规”,供出了张收受这10万元钱的事。

张二江为官10多年,受到举报无数,其中数字造假、买官卖官、玩弄女性等劣迹都到了路人皆知的地步,都能平安无事,最后却栽在了这么一件本来被处理得天衣无缝的“小事”上,让人无法相信它的偶然性,最有可能的推测只能是:过去维系张二江官场逻辑的东西,在某个环节上出了问题。

媒体详细报道

(二)

办公室亦成淫乱场——记“双面贪官”张二江

色鬼张二江的闲情逸事

对于张二江被抓,很多人困惑不解。

而要理解张二江由“好官”到“罪人”的角色转换,我们不妨看看这位白天在主席台和公众场合高谈阔论、一心为民“办实事”的市委书记于夜晚或私下里在操劳些什么。

有这么一个荒诞典型的情节:2001年春季的一天,天门市某发廊一小姐在送走嫖客之后,疲惫而又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此时,电视上正播放当地新闻,坐在主席台中央正作重要讲话的那位领导引起了她的注意,这个人怎么那么面熟呢?她边仔细看边认真回想,突然,她呆住了:“这不是跟我‘做点’的那个吗?没想到这么大的人物还干这种事!”

小姐认出的那位“大人物”,不是别人,乃张二江也。

2001年4月的一天晚上,忙碌了一天的张二江回到住处,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练练书法,而是拿起一本书躺在床上进行“理论学习”。不过,搞历史出身的他这会儿研究的,既不是如何从历史经验中吸取经验教训,也并非从胡长清、成克杰等当代贪官走向刑场的典型个案中受到何种启发,而是一本《性修炼》(张二江案发后,调查人员从其住处的藏书中查获黄色书籍22本及《肉蒲团》等淫秽光碟12盘)……他越看越兴奋,不由得拿起电话,拨通了在天门经营快餐店的福建福清市个体老板H的手机,要他帮忙找个小姐耍耍。

张与H如此直言不讳,皆因H已不是第一次帮张书记解决诸如此类的“生活难题”了。

堂堂市委书记发出了“重要指示”,H岂敢怠慢,他连忙赶到一家发廊,按照张二江的“泡妞标准”,找到卖淫女Z,提前付足嫖资后将其带到张二江住处。早已欲火焚身的张二江见到小姐,如同他做报告时一样,并不喜欢兜圈子、搞什么小资情调,打发走H关上门,就与Z直奔主题……

其实,这种白天是人晚上为鬼、说一套做一套的画面一直如电影蒙太奇般地映现在“想干事、能干事”的张二江从政、为官生涯中。

耐不住寂寞成“寨主”

张二江语录:位居高位,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管得住小节,挡得住诱惑,真正过好名位关、金钱关、权力关、美色关、人情关。

从1989年至2001年7月的12年间,张二江几乎不可一夜空床,平均每个月都有1名女性被他玩弄。有人为此给张算了一笔“风流帐”:到他被“双规”那一天止,共有144个女人与他有染;但此前亦有另一种说法,称张二江自己供述,他曾同107个女人发生过不正当两性关系……因此,有天门人戏称,107人加上他的老婆,刚好一百单八将,张二江岂不成了“梁山寨主”?

一位与张二江有过深交的天门某宾馆个体老板在张落马后写了一篇题为《梦醒魂难归:一个市委书记的狱中忏悔》的文章,发在2002年1月号的《竟陵风》杂志(天门市文联主办)“百味人生”栏目上。据悉,当期杂志在天门鲜有地走俏。

文章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详细讲述了“我”首次拥抱女色的经过:这位“市委书记”从繁华的省城来到偏远山区,顿感心灵空虚,只好钻进书房,读些文学、历史书籍。一次,他根据群众举报来到当地一家大搞“三陪”色情活动的夜总会“微服私访”(更多地是好奇),竟然一下子被总经理认了出来,并主动给他汇报工作。一来二去,“微服私访”的领导同夜总会老板坐到了一个餐桌上。“饭后,刘总带其光顾舞厅,恭候多时的冰冰小姐当即伴舞。两曲过后,冰冰小姐邀请满头大汗的市领导到房间品茶休息。幽然的灯光下,她毫不掩饰地脱掉上衣,那对勃发着生机的丰乳,令我怦然心动,失去理智的我一把把冰冰按在床上……”

跨越雷池的“市委书记”从此欲罢不能,灵魂扭曲,变态的情欲最终泛滥成灾。“我生活的不严谨在当地引起很大反响,社会上曾有一首顺口溜讽刺我:抱着姑娘娃,忘了孩子妈;老牛啃嫩草,到处采野花。”

张二江语录:“其身正,不令则行;其身不正,虽令不行。”领导干部一定要身体力行,率先垂范,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和高尚情操去教育人、影响人。

张二江玩弄的女性中,有不少是工作地党政机关的干部和企事业单位职工。其中的手段,除了利用手中握有的权力“吸引”找他办事的女性,大搞权色交易外,就是不失时机地向能接触到的女人灌输性开放意识,动员她们“只要两情相悦,不妨相好,结成性伙伴。”天门坊间盛传,张二江下足功夫,在当地机关女性中“发展培养”了三名固定情妇满足自己的淫欲:一个最主动大方,一个跑得最勤,一个品位最高。

除此之外,张二江还长期包养了一位情妇。这位被张二江称为人间仙女的姚姓“二奶”原为某宾馆服务员,在张任丹江口市长的第二年就被其弄上床。为了长期“套牢”姚某,张二江为她办理了“农转非”户口,调动了工作,后又送她到武汉大学成教班“包装”深造,并出资为姚某交纳学费和食宿费用等。

1994年,张妻留学回国,为避人耳目,张二江于同年12月在武昌购买了一套住房,并装修,购置空调、炊具等物品,供姚某居住。天门人经常看到张二江每到周末就往武汉跑,还以为张书记是回家探望妻儿,其实,张一到武汉,就钻进了“二奶”的住所。

尽管有固定情人和“二奶”,但张二江依旧不满足,“只要看中了的女性,就逃不脱他的魔掌”,包括他的保姆。《楚天风纪》杂志曾讲述了这么一件事:1996年9月的一天,张二江在某招待所吃完午饭,把一位初次见面就令他怦然心动的女服务员叫到房间,猛夸其清纯典雅,就像清代美人,接着就要同其发生关系,最终利用权力逼其就范。

到天门工作后,张二江曾让天门宾馆的老板范某给他找服务员帮忙料理一下住处。但范某事后告诉记者,“先后去了两个,没多久就都跑回来了,再也不想去了。”在一个该出“咸猪手”就出“咸猪手”、雁过拔毛的流氓身边“服务”,除了自甘堕落者,没有人能呆下去。

据披露,张二江与女人淫乱的地方除了在其住宅和宾馆,有时竟然还在他的办公室。最为恶劣的是,他还多次与多名女性同床淫乱,甚至与两姊妹同床发生性关系。

天门市一位领导告诉记者,张二江最喜欢一个人独处,深居简出,关起门来自成一统。平时听取汇报,他说话简练,也讨厌别人筻拢给谁的时间都不长,有时就几分钟。张书记如此作派和节省时间,究竟为何?有人说,除了摆谱,还跟他喜事女色有关。

张二江语录:世界观的改造是一辈子的事,每一个领导干部都代表着党和政府的形象,都是一个地方或单位的标杆,都要自重、自省、自警、自励、自觉,做到不贪、不赌、不嫖,不将就陋习,牢牢守住不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底线。张二江到天门市后先住在天门宾馆,后来搬进位于闹市区的市人武部居住。可是,谁能想到,张竟然经常把女人带进这个大门口标有“军事管理区,外来车辆禁止入内”、门口有人把守的森严大院呢?尤为令人不齿的是,众多走进张二江淫窝的女人中,还有不少是“鸡婆“,这也充分说明张生活作风的糜烂程度。

湖北省纪委的一份材料显示,张二江在工作之余和外出招商引资或开会时也公然带着卖淫女陪同“出差”,走一路嫖一路……其污秽行为,令人发指。

作为市委书记,张二江嫖娼当然不会捡到篮里都是菜,他有着自己的标准,并让手下人或那些欲结交他的“哥儿们”按此标准去物色。据悉,一位老板有次发现了一位颇具姿色的卖淫女,深知张二江有此爱好的他马上送到“张府”请其笑纳。第二天,该老板谄媚地问张二江感觉如何。想不到,张书记向他做出一点指示三项要求:“希望再接再厉,继续努力。不过,要是腿再粗一点、腰再细一点、皮肤再白一点就更好了。”

有关部门的审查表明,张二江的淫乱行为遍及丹江口、天门、武汉、襄樊、嘉鱼、仙桃、十堰乃至北京、广州、东莞、三亚、温州、福建等地。有未经证实的消息透露,张二江把他玩弄女人的每一次体会和经历都记录下来,107个女人的“准确数字”估计由此而来。

有鉴于张二江的“双面具”本色,一位天门干部向记者讲了这么一件纯属民间版本的张二江轶闻,他说这个事例形象地说明了张的两重人性。

一位被张二江嫖宿过的小姐被人追问张在“劳作”之余说些什么,小姐交了底,张只讲过两句话:一句是刚开始不久,张让小姐“不要哼”;一句是在结束后,看到小姐把卫生纸随便丢在地上,张不耐烦地教育她:“去去去,把这些脏东西捡起来,把它丢到痰盂里,你们这些人要讲究卫生知道嘛!”

那位天门人据此分析:“张二江不让小姐嚷,是担心他居住的那个寂静大院,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被人获知。他是个要面子的人,不想让圈外人知道摘下面具的他竟然如此卑劣,他要尽力维护自己在众人面前精心构筑的‘好官’形象;他口口声声要别人讲究卫生,可是,从上到下,从外表到内心,他都是一个肮脏不堪的‘病毒携带者’。”

延伸阅读:五毒书记张二江减刑10年理由是什么 自称减刑相当规范“五毒书记”张二江简历背景图片 五毒书记指哪五毒“五毒书记”张二江称玩弄女性是深受西方文化影响(图)

六台宝典资讯手机版

恐龙宝贝向前冲无限金币版

命运之刃破解版

走出去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