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挤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杀手在蓉开口揭秘做空中概股

发布时间:2020-02-10 21:40:50 阅读: 来源:挤塑厂家

去年9月2日

希尔威是一家在多伦多交易所和纽交所双板上市的加拿大注册的矿业公司,通过开发中国河南省洛宁县月亮沟的四个银铅锌矿,成为美国市场上典型的“中国概念股”。

去年9月2日,一份87页的报告称希尔威“存在13亿加元的会计欺诈”,被同时寄往多个交易所,直接导致希尔威股价9月14日当天暴跌19%。

希尔威耗费数百万美元调查后怀疑做空“主谋”正是依奥斯(EOS)。用希尔威董事长冯锐的话来说,EOS基金先通过帮助中国公司在美国包装上市,此后再利用了解到的对公司不利的信息做空。

今年2月1日

本报曾以《猎杀中概股 “疑凶”惊现成都》为题报道,富丽堂皇的成都香格里拉,竟然还潜伏着一只神秘基金EOS。更令人咋舌的是,这只基金被曝极可能是连续“猎杀”15只中概股从而暴赚的空头Alfred Little组合之一。

■“先把企业养肥,再选定目标进行屠杀”,这是业内推测依奥斯对企业的做空路径。

■据黄必强介绍,在2008年~2010年期间,依奥斯曾瞄准过3家四川企业,涉及行业包括水泥、养猪和冶金等。

■依奥斯工作人员钟林表示,对于目标公司,他重点分析财务报告,发现其中的一些漏洞或疑点。

■钟林表示,在帮依奥斯做项目的两年里,并未看到黄必强等人出现在办公室。

成都商报记者经过追踪,亲密接触依奥斯历任工作人员,逐步还原中概股“杀手”的面目。根据接近依奥斯的人士透露,该机构在亚洲的负责人黄崑曾长期驻扎成都,去年下半年,警方对其进行调查,目前已被“限制出境”。从2006年以来,曾和依奥斯有过关联的“工作人员”足迹遍布青城山脚下的鹤翔山庄、邛崃的茶楼、威斯顿联邦写字楼、首座公寓……神秘高手也许曾和你擦肩而过。

A

财务“顾问”:

已向警方交代

“本以为做的是最稀松平常的事,没想到在华尔街掀起了风暴。”昨日下午,在成都市区一处烟雾缭绕的茶楼,依奥斯一名现任工作人员钟林(化名)向成都商报记者讲述他眼中的“杀手”。不过,他一再向记者强调,自己只是为依奥斯开展“顾问咨询”,并非正式雇员。

通常在家办公

“我通常是在家工作,因为做得最多的就是看财务报告、看公告,然后分析企业财务状况。”据钟林介绍,他是在2010年之后成为依奥斯的一名“顾问”。该机构最早的办公室是在威斯顿联邦大厦,后来搬到了首座的一套公寓。

钟林称,他并不清楚依奥斯除了Jon Carnes和黄崑以外,是否有其他全职的雇员,因为他偶尔会被召集去办公室,“见到过其他两三个人”。而他的专业是财务,所以他承担的工作主要是对目标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进行分析,“并不清楚是否有其他人进行税务调查、实地调查。”

去年底,黄崑被警方带到河南洛阳协助调查,临走时向他交代“最近不用来办公室,也不会有什么任务”。在元旦过后,分析师们也被列入调查对象范围,钟林称,他已经将所知情况如实向警方交代。

自己不炒股

对于依奥斯是否涉嫌做空,钟林一再强调,他只知道自己从事的部分工作,“完成一个个调查任务”,至于依奥斯把调查结果拿来作何用途,他从不关心,“我自己是不炒股票的”。

在记者再三追问下,钟林说出他所掌握的依奥斯“任务流程”:黄崑等人把目标公司的近来所有公告从网上下载下来,打包发给他;然后他逐一进行分析,重点会关注其中关于财务报告的部分;利用专业知识,分析师们会发现其中的一些漏洞或疑点,然后把他们的发现通过电子邮件告知黄崑。

“例如,希尔威的财报中,就提到,它对前几大客户的销售占比超过50%,但财报中却没有按常规列出这些客户的名单,这就比较不正常。”钟林称,他通常是发现一些疑点,随时给黄崑发邮件,而不会形成一份正规的报告,至于“做空报告”由谁来撰写,他表示并不知情。

钟林告诉记者,两年来,他除了为依奥斯做任务,并未在其他机构任职,他大概为依奥斯做了七八个任务。收入来源是每个月由依奥斯提供,但他拒绝透露报酬的额度。此外,年终他还会收到依奥斯的额外报酬,通常根据当年的任务量来决定。

WIND资讯显示,2011年中,170家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有130家公司股票下跌,有46家跌幅超过30%。在纽交所上市的77家中国公司中有52家股价下跌,其中12家跌幅超过30%。

成都商报记者 许凤婷

前任“副总裁”

要诉依奥斯

中概股“杀手”依奥斯的故事近日浮出水面,其始作俑者Jon Carnes暂无迹可寻,但曾在依奥斯任职的几名中国人已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

成都商报记者经过多方调查,发现其中一名副总裁黄必强的踪迹。黄必强目前已转做企业,现为成都华域数字科技、成都华域欢乐数字娱乐两家公司(下称“华域数字”)的总经理。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在青城山脚下见到了黄必强。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黄必强称他与依奥斯的合作是基于项目,他对此前Jon Carnes做空企业的做法并不知晓,并且,他从2010年8月加入华域数字之后,就和依奥斯再无关系。

深受其扰

2月2日,青城山脚下,东软学院仍在放寒假,只有东软产业园里少数几家公司恢复了上班。

在位于产业园C2栋的华域数字公司,其总经理黄必强近日来却难以平静。

中概股“杀手”依奥斯的故事见诸报端,作为曾任该机构副总裁的黄必强等人一下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

昨日中午,黄必强见到成都商报记者时并不惊讶。他告诉记者,一早就接到朋友从香港打来电话询问。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有电话打进来问他“什么时候成了中国的‘索罗斯’”。

中等身材、微胖、戴一副无框眼镜、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光从相貌上看,成都人黄必强并无太多特别之处。交谈中,记者发现,他语速很快、十分健谈。

“报道并不完全准确,我从2010年开始就跟依奥斯没有关系了。网上很多信息都是多年以前的。”黄必强上来就向记者表示,他最近几天深受其扰。“昨晚搞到三四点钟才睡觉,和美国律师沟通,我要准备起诉依奥斯。”

结缘青城山

“其实和依奥斯的人认识,最早就是在青城山脚下。”黄必强向记者回忆道。2006年,从事投行工作的黄必强在做项目时,认识了依奥斯亚洲的主要负责人黄崑。

“他们对项目的调查十分认真细致,让我印象深刻。”据黄必强回忆,当时他和黄崑就是在青城山著名的鹤翔山庄喝茶畅谈,第二天还一起爬了山。随后,双方展开了合作,黄必强成为了依奥斯亚洲的副总裁。不过,他向记者强调,双方的合作是基于项目的,“副总裁”只是一个比较虚的头衔。

“从头到尾,我没有从依奥斯拿过一分钱的工资。”黄必强介绍,他当时的主要工作是“牵线搭桥”:发现有潜力的中小型企业,把它们推荐给依奥斯以及其他投资机构(主要是外资);后者尝试推动企业赴美上市。而黄必强获取报酬的方式是,当投资机构对企业进行股权投资时,他可以获得其中一部分股份,其他几名副总裁的情况也类似。金融风暴爆发,依奥斯计划在四川投资的多个项目亦受影响而搁浅。黄必强对记者称,后来再向依奥斯推荐项目,渐渐地感到对方并不热情,因此他萌生了退意。

分道扬镳

“只有做实体经济才能长久。”黄必强告诉记者,他从1983年大学毕业以来,一直在为银行、投行等机构工作,但是看到好的机遇也想自己尝试一下。2010年,他接触到一家游戏公司,并对其开发的3D引擎“Amber”十分看好,于是在当年8月份前后,加盟该公司任总经理。随后,又在上述网游公司的基础上,组建了成都华域数字科技、成都华域欢乐数字娱乐两家公司,并最终落户在东软产业园,从事影视数字特技以及游戏引擎开发等业务。

黄必强称,近两年来,他把全部精力投入到青城山脚下的这两家公司,每天早出晚归。期间,他很少与依奥斯联系。直到最近几天。依奥斯做空中概股的消息被报道后,黄必强曾致电黄崑等人了解情况。

“我希望可以做实,没想到他们是做空的。”目前,在黄必强的办公室里,墙上挂着的是他和好莱坞特技大师、国内知名影视公司老总的合影。 成都商报记者 许凤婷

c

四川水泥企业老板

“亲密接触”依奥斯

黄必强表示,“或许依奥斯并非一开始就打算靠做空企业赚钱,所以还是做了很多股权投资,通常是由依奥斯发现潜在的投资对象,然后引荐给美林、摩根等实力更强的投资机构。”

在2008年~2010年期间,曾有三家四川企业和依奥斯等境外机构达成过投资协议,它们分别是位于邛崃的四川治权特种水泥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治权”),依奥斯曾联手美林计划对其进行四期投资,总计1.9亿美元;位于广汉的冶金企业金广集团,依奥斯曾联手摩根斯坦利,计划对其进行两期投资,资金总额高达数亿美元;位于乐山的生猪养殖企业巨星集团,依奥斯等机构曾计划对其投资总计几千万美元。但上述投资项目中,除了四川治权拿到了真金白银。

曾引美林来投资

“有半年没联系过了,估计依奥斯的人没在成都了吧,否则他们不时会给我打电话的。”近日,获悉依奥斯涉嫌操盘做空中概股时,治权集团董事长陈治权正在四川邛崃一家茶楼和朋友喝茶。

“对投资者的感觉,这个很难说吧。”陈治权淡淡地说道。不过他也承认,从最终结果来看,和外资接触的过程谈不上愉快。呷了一口杯中的花毛峰,他向成都商报记者断断续续谈起他与依奥斯等海外投资者的接触经历。

对于何谓“做空中概股”,陈治权表示不甚了解。在简单了解了希尔威矿业的故事之后,他追问“这跟依奥斯这样的投资者有什么关系”。

2008年9月,依奥斯联手美林、云月基金,共同向治权集团旗下的四川治权特种水泥投资4000万美元。据了解,当时美林是主要投资者,出资3000万美元,依奥斯出资200万美元,其余的800万美元主要来自云月基金等机构。

据陈治权回忆,在2007年前后,四川治权有融资需求,而外资当时对国内的水泥企业表现出很大兴趣,依奥斯、美林等机构经过一年多的调查、谈判,敲定对治权集团的投资,并积极推动该公司调整结构、整合资源,然后赴境外上市。

金融风暴令上市无果

“我们自己对上市没什么感觉的,对投资机构而言,他们当然希望把我们推上市然后获利。”点燃一根香烟,陈治权低声谈起与“杀手”依奥斯接触的如烟往事。

陈治权称,在和依奥斯接触期间,见过几次该基金的发起人兼总裁Jon R. Carnes,但联系得更多的是加籍华人黄崑,他是依奥斯基金亚洲区经理,“Jon中文不好,这边的事情很多都是黄崑帮他打理。”此外,时任依奥斯亚洲副总裁的黄必强、王希平也是治权项目的重要推动者和参与者。

据依奥斯官方网站上的资料记载,在2008年1月就确定了对治权集团的估值,随后,中国股市经历了超过50%的暴跌,但依奥斯当时称,上述因素并未影响它对治权的信心。5月,治权集团的一家工厂在“5·12”地震中遭到破坏,Jon甚至在地震之后,立即亲赴上述厂区,声称将不遗余力按既定协议达成投资。

2008年9月,四川治权宣布获得来自4000万美元的第一轮融资,据知情人士透露,依奥斯和美林等外资还计划对其进行另外三轮共计1.5亿美元的投资,并推动四川治权于2010年赴海外上市。

不过,此举最终未能成行。业内人士分析,一是受金融风暴影响,海外资金跟进乏力;二是地震后国内上马过多水泥项目,产能过剩影响了市场。据透露,依奥斯、美林等外资目前已在讨论如何退出四川治权项目,“估计亏损额达1亿元人民币”。对四川治权而言,亦错过了最佳的上市窗口期。

陈治权告诉记者,他已经有半年没接到过上述人员的电话了,黄崑留下的一个手机号拨过去成了空号。

成都商报记者 许凤婷

深圳筹划税务意义

广州注册公司验资

外国人来华签证代办

中山注册公司需要多少钱

深圳代理记账报税

工作签证要求